》 企業文化 》  郎鹹平金融危機講座知識共享(第一段)... 返回上一頁

郎鹹平金融危機講座知識共享(第一段)

發布時間:2018-06-22

  郎鹹平:竟然說金融海嘯的罪魁禍首是中國,你們現在應該理解了吧?中國人扮演的角色有多重要。


    第一,中國因素使通貨膨脹降低。


    第二,中國人製造的6千塊電視滿足美國人的消費。


    第三,中國人拿了6千塊借給美國人去買中國的電視。


    這就是這三位財經大員的說辭。


    你們都聽懂了,不過我告訴各位,這不是我們的錯,為什麽呢?我們真的不是罪魁禍首,這一切都是美國華爾街的精心策劃,他隻是把中國人給坑了,美國消費者也給坑了,美國的銀行也給坑了,美國的政府也被坑了。因為這群人在美國總統奧巴馬的口中是一群什麽樣的人呢?奧巴馬說:“華爾街這些人就是一群無恥之徒。”就是這批不要臉的無恥之徒搞出了金融海嘯。而金融海嘯的基礎就是我所講的這一切。


    我們看一下奧巴馬口中的無恥之徒如何發動的這場金融海嘯?他們的目的很簡單,叫做賺錢無祖國,這是他們的心態。他們根據這個基礎,擬定了三大戰略圖利自己。


    戰略一:


    他們又回去找到那個消費者,華爾街問那位消費者:“兄弟,你看了6千塊的電視看得爽不爽?”


    他說:“我靠,爽死了。”


    華爾街:“是嗎?還想不想再買一個中國人製造1萬塊的汽車、冰箱、電腦呢?”


    他說:“三萬塊錢呀,我很想,可是我買不起。”


    華爾街說:“你放心,由於現在利息非常低,所以我們安排一個兩年的消費貸款給你,你每個月隻要還1263塊,你借不借?”


    消費者一聽,我一個月賺5千,隻要還1263塊,那我當然願意借了。


    好了,當他決定借這個錢的時候,他的消費變成了3萬塊錢的泡沫消費,而我們中國的出口更旺盛了,因為我們企業家每天忙碌的目的就是為了滿足這位美國人3萬塊錢的泡沫消費。3萬塊誰借給他呢?就像前麵講的各位來賓你們借的,我們通過購買美國國債,把大量的錢交給美國政府,美國政府交給銀行,銀行拿出3萬塊借給消費者向中國人購買了3萬塊錢的泡沫消費產品。都聽懂了吧?華爾街怎麽賺錢?聽清楚了,銀行借了3萬塊給消費者從事泡沫消費之後,就把3萬塊的債券賣給了華爾街,華爾街把這3萬塊的債券切成了30張債券,每一張債券的麵值就是1千塊,加在一起就是3萬塊剛好。


    注意,隻要從銀行之後所衍生出來的所有金融工具都叫做衍生性的金融工具,這30張債券就是衍生性的金融工具。而這個時刻,美國最大的保險公司AIG等等保險公司也進來瞎攙和,他們說你有30張債券是吧?如果有一張還不起利息的話我來還,我給你搞個保險怎麽樣?所以AIG就開了30張保單,除此之外,華爾街把這30張債券和30張保單和其他的金融工具捆綁在一起,比如說和股市、公司債、美國國債捆綁等等,怎麽捆綁呢?我隨便舉個例子,他們拿債券和股票市場,比如今天的股指是1萬點,明天漲到1.5萬點,他就給你50%的回報,當然要扣一半的手續費,如果明天股指跌成1萬點,你不要賠錢,他把債券的利息給你,當然你要扣一大半的手續費,透過這種捆綁,他們創造了1倍、2倍、5倍、10倍、50倍甚至上百倍的衍生性金融工具,使得美國的金融市場變得無比的繁榮、無比的龐大。


    華爾街怎麽賺錢呢?每發行一次、每捆綁一次,他們就能賺到2%的手續費,所以一個繁榮龐大的美國金融市場,同時孕育了一個華爾街神話,華爾街這些參與者變得更富裕了。各位來賓請注意,這些人的本質就是無恥,這話不是我講的,我講的有偏見,是奧巴馬同誌講的,這些無恥之徒覺得錢賺的不夠爽、賺的還是不夠多,雖然已經很多了,但是還是不夠多。


    我隨便舉個例子,有一家華爾街的公司,雷曼兄弟投資公司,在2008年年中虧損了20億美金,而英國的巴克萊銀行想要收購它,你知道這個家夥幹了什麽事嗎?按照道理講,你們把公司搞得這麽糟糕,心裏麵應該感到萬分的慚愧是吧?沒有,無恥之徒不會慚愧,他竟然告訴對方,我虧了20億美金,如果你要用18億美金來收購我的話,你一定要先付給我們8名高級主管25億美金之後,我們再來談這筆交易。這個效益一經美國媒體公布,全美國嘩然,美國老百姓到那個時刻才理解華爾街是多麽的無恥的一群人,就是這一批無恥之徒覺得錢賺得不夠多、不夠爽,因為在美國能夠賺5千塊一個月的是少數的,美國人都很窮的。他們就想如何賺更多的錢呢?想想想,想到了一個方法,他們找到了一個人,這個消費者一個月隻賺2500塊,他們就跑去找那個消費者,問他:“兄弟,想不想買一個10萬塊的房子?1萬塊的汽車、冰箱、電腦呢?”


    這個消費者說:“我靠,13萬啊?買不起。”


    華爾街的精英說:“你放心,你買得起。”


    消費者說:“買不起買不起,銀行也不借錢給我,我的信用不好。”


    華爾街說:“請你放心,因為從今天開始,我給你創造出一個新的名詞,你就叫做次級債。”


    所謂的次級債就是專門給那些收入不達標、信用不達標的人借的錢就叫做次級債。你就用次級債的名義去借錢就借的到,你買一個10萬塊的房子,來個30年的貸款吧!每年隻要還1千塊,然後再借3萬塊錢的兩年消費貸款。


    (我們現場大家非常的安靜,所以現場的工作人員,有些女同誌就不要穿著高跟鞋走來走去,我已經警告過你們,都是你們的聲音,最起碼的軟件設施都不具備。)


    華爾街說:“你放心,兩年的消費貸款,每個月隻要還1263塊,加在一起你隻要還2263塊。”


    消費者一聽,我每個月賺2500,隻要還2263塊,那可以啊!所以他就買了10萬的房子,3萬塊的消費,銀行照例把這13萬元的債券賣給了華爾街,華爾街把它切成了130張債券,每一張債券麵值是1千塊,加在一起就是13萬。然後AIG又進來買了130張保單,然後華爾街又把債券和其他的股票市場、國債、公司債捆綁在一起,他們又再次創造了一個龐大無比的美國繁榮的金融市場,而華爾街又從中賺到了2%的手續費,所以華爾街神話得以延續。


    那麽這些次級債的債券賣給誰呢?賣給美國花旗銀行、富通銀行、美聯銀行,當然還賣給中國政府,賣了3760億美金,這一步完了。


    現在第二個戰略:


    他們看上了中國,我告訴各位,每當我講到這兒,我內心當中是沉重無比,你知道為什麽嗎?因為150年前我們中國對於當時船堅炮利的無知和今天對於金融的無知是一樣的水平,當時的戰爭叫做傳統戰爭,今天的戰爭就叫做金融戰,我們都是輸家。


    這是非常沉重的話題,這些華爾街的精英又叫做什麽呢?又叫做國際金融資本,又叫做國際金融炒家,他們第二個戰略就是針對中國。我們中國的政府和中國企業家目前什麽水平?我們還是停留在產業資本的水平,什麽叫產業資本?產業資本,走出去開拓市場、走出去控製原材料、降低成本、增加管理,你們目前企業家所做的事兒通通都是產業資本,隻要是開拓出口市場、進口原材料、控製原材料、管理公司、降低成本等等做法,你們目前做的這一切,就是產業資本幹的事。


    我們國家是停留在產業資本的水平,我問你,為什麽有通貨膨脹?為什麽這幾年石油、鐵礦砂跟農產品價格狂漲?那就是國際金融炒家為了讓我們上當而做的事。


    舉個例子,石油價格從2004年38美元/桶,漲到了去年147美元/桶;鐵礦砂價格連續三年狂漲,第一年漲了76%,第二年漲了19%,第三年漲了95%;農產品也狂漲,國際優質大米的價格是我們內地大米價格的5倍到10倍,我想請問各位為什麽?你曉得價格怎麽決定的嗎?你們學習過經濟學吧?老師怎麽誤導我們的?老師說價格是供需所決定的是吧?供不應求價格上升,供過於求價格下跌,還記得吧?整個胡說八道,這是老師教的,不是錯的就是沒用的。這三大產品價格上升我就沒看到跟供需有什麽關係,舉個例子,農產品2008年、2009年全世界糧食總產量21.6億噸,糧食總需求你聽清楚隻有21.5億噸,明顯的供過於求,年底吃不完的累計庫存還有3.4億噸,我請問你,既然是供過於求,價格為什麽不跌反漲呢?石油每一天的需求量8700萬桶,每一天的供給量一定都是小幅度的超過需求,請問你價格憑什麽達到147美元/桶?而且去年12月15日,歐佩克產油國鑒於油價跌到40美元/桶,所以聯合減產,一天420萬桶,按照供需原理,產油國減產,油價應該怎麽樣?油價應該漲才對吧?結果當天油價不但沒漲,反而從40美元/桶跌到37美元/桶,為什麽?根本跟供需無關。鐵礦砂呢?我可以清楚的告訴各位,隻要做過鋼材生意的人都知道,鐵礦砂的供給是絕對超過需求、是絕對供過於求的市場,你既然都是供過於求,價格憑什麽不跌反漲呢?


    來賓們,那就是你們從來沒有經曆過的“金融超限戰”,因為這些價格都是金融資本,也就是金融炒家所拉抬的,我問你國際金融炒家的最高戰略指導思想是什麽?和我們產業資本有什麽不一樣?金融資本的最高戰略指導思想就是取得定價權,這個非常重要。而我們產業資本呢?覺得市場、取得原材料,目標是不一樣的,所以到了2007年、2008年之後,隻要我們產業資本思維碰到了金融資本我們必敗,因為他們掌控了定價權。什麽叫掌控定價權?有人覺得講得糊裏糊塗、聽不明白,我就以大米為例,國際金融炒家,也叫金融資本,也叫華爾街的精英,他們決定操作大米而不操作小麥,請問為什麽?


    小麥是美國人吃的,大米是中國人吃的是吧?隻要是你想到的答案就一定是錯的,請你想想看,就你這兩把刷子,你都能想到的答案他還混什麽?他們炒大米而不炒小麥的真正原因是因為吃大米的國家相對於吃小麥的國家而言,一般來講都是比較貧窮、落後、愚昧,你不要聽得不高興,就是這麽一會兒。


    所以他們首先在市場上造謠,他們說中國人的改革開放太成功了,中國人更富裕了,所以一餐飯要吃5碗飯,我告訴各位,美國人都相信,為什麽?大家根本不理解中國人,甚至在1980年的時候,美國中西部的人口還認為中國人是留長辮子的,你不要感到意外,就像你不了解外國人是一樣的。舉個例子,你們認為非洲人穿什麽衣服?是不是還是穿著草裙、露著奶子、拿個長矛,嘴巴喊叫?可見你不理解他們,非洲人穿的衣服和第一排人穿的是一樣的。


    我們不理解老外,老外也不理解我們,他們一聽“我靠,中國人一餐吃5碗飯,5乘以13億,65億碗飯,大米的需求量是多少啊?”就憑這一點,立刻在期貨市場上拉抬大米價格,大米價格一拉抬之後,那些貧窮、落後、玉米的大米進口國就買不起了我現在都不敢講他們國家的名字了,他們政府要抗議的,不講名字了。買不起怎麽辦?老百姓就餓死,餓死之前必有暴動,隻要有暴動政府就該倒台,政府為了不倒台他要怎麽做?當時很多人,包括遊走中國的羅傑斯(音)到處造謠,“有人要餓死了!”是嗎?這些話把那些大米出口國給嚇死了,他們怕倒台,所以立刻禁止大米出口,首先要拿大米給自己老百姓吃,隻要他們禁止大米出口,他們就配合了國際金融炒家的指揮棒而起舞,最後大米價格更是飛漲,因為禁止出口,飛漲之後那些貧窮、落後、愚昧的大米進口國更買不起,就更多暴動,政府就更容易倒台。逼的這些國家不得不去國際金融機構借高利貸,然後到國際金融市場用最高的價格買下大米,當他們在這個價格買下大米的那一刹那,這個價格就叫做市場價,老師過去怎麽誤導我們?老師說供不應求市場價上升,供過於求市場價下跌,請你們看一下,這個市場價和供需有什麽關係?你發現沒什麽關係,因為這個價格就是國際金融炒家所決定的,這個價格為什麽這麽高?因為國際金融炒家取得了大米的定價權。


    我今天跟大家講的話,在五年之後都會應驗,比如說我們銀行改革跟金融改革,我們改革的顧問是誰你猜一下?國際金融炒家,以建行為例,有沒有建行的人?不好意思。建行在2003年就改製上市,當時我就說建行改製上市多此一舉,你搞清楚狀況,到了2007年下半年,建行的最大外資股東說,由於次貸危機他們承受了重大損失,可是建行的上市讓他們賺到了1300億港幣,也就是說在座各位天津的貴賓們,你們每個人都出了100塊,你們還不知道,這就是他們的水平了。你曉得為什麽美國銀行能夠賺1300億嗎?因為建行上市的定價權是誰呢?國際金融炒家,而他又是你的顧問。其實這個話我五年前就說過,當時沒人聽,到現在大家才醒悟過,好慘。


    取得定價權好極了,再問你,當他們取得鐵礦砂、石油、農產品定價權之後,拉抬價格是什麽結果?立刻造成中國政府的恐慌以及中國各大能源的國營企業恐慌,是不是?我們政府慌不慌?當然慌,為什麽?油價上漲不得了,我們的鋼廠慌不慌?當然慌,鐵礦砂價格飛漲,不得了的。


    我們是產業資本的水平,我們現在玩個遊戲,假設你們都是產業資本,當你看到你們的原材料價格狂漲,你第一個直接反映是要幹什麽?對,走出去收購原材料對不對?所以我們的政府就開始提出“走出去,國際化”的戰略,而我們的國營企業為主導,走出去收購礦產資源,在2007年總共收購了8起礦產,2008年總共收購了21起礦產。請注意,這就是產業資本的水平,隻要原材料價格狂漲,產業資本的直覺反映就是走出去,收購原材料的礦場。


    金融資本呢?就在這個時刻,透過定價權的控製,設計一個口袋讓我們全部鑽進去,然後一鍋端。我們在政府的政策思路之下,再配合上我們企業家性格的缺陷,鑄成了一個不可挽回的悲劇。


    其實國際金融炒家不能創造什麽,但是他的成功在於利用政府政策的失誤以及企業家性格的缺陷而圖利自己。我們政策失誤是什麽?產業資本走出去、國際化的政策思路,就你這兩把刷子還敢走出去,好笑!像榮智健這種水平還走出去?親手毀了榮家的美譽,想想這些人也可憐。


    我們真的走出去了,我們的平安保險花了238億收購了富通銀行5%的股權,我們走出去了,還收購了外國人的銀行,你看牛不牛?就你這刷子,我以前講的話,別人都聽不習慣,郎教授你太尖刻了,最後的數據證明,我並不是尖刻,隻是我看得比你清楚,這是人最大的悲劇,怎麽跟你講你就不信呢?你的反映就是你太偏激,根本不是我偏激,隻是你沒看到。


    我們的中鋁也走出去了,花了140億美金收購了英國力拓礦業集團12%的股權,力拓是什麽意思呢?鐵礦砂有三大供應商,一個是力拓、一個是必和必拓、一個是淡水河穀,你看看我們中鋁多偉大,竟然走出去花了140億美金收購了英國力拓礦業集團12%的股權,牛不牛?我們也走出去了。


    我們中石油、中石化也走出去了,收購了加拿大安第斯(音)油田,我們的中石化也單獨走出去了,收購了加拿大Tanganyika石油公司,我們的榮智健同誌也想走出去,就那兩把刷子,他走出去收購了西澳洲的鐵礦,由於牽扯到澳洲幣的交易,因此和國際金融炒家簽訂了對賭合同,你還敢補?真是不知什麽時候,怎麽對補?隻要澳洲幣每天漲,國際金融炒家每天付錢給榮智健,比如說今天澳洲幣是100塊,對方付給中信泰富10塊,明天漲到200塊,對方付給中信泰富20塊,後天漲到300塊,對方付給中信泰富300塊,每天進賬,不能跌啊?跌了就要賠錢,誰相信會跌?中國需要這麽多的礦產資源,隻會漲、不會跌的,大家都這麽想問題,我們的國航、多航、上航呢?飛機飛來飛去要用油,也和國際金融炒家簽訂對賭合同,和中信泰富公司差不多,隻要油價漲,他們就每天賺錢,不能跌啊?誰相信會跌?對了,還有一家非常可愛的公司,我現在講這個公司都不會生氣了,兩年之前當我談到這個案例的時候我會非常的氣憤、像憤青似的,現在不會了,你知道為什麽嗎?因為我長大了,這兩把刷子你跟他氣什麽呢?而且我告訴各位,這些國企老總啥都不懂還牛得不得了,我以前這麽講,我在一年前這麽講你們不會同意的,郎教授你憑什麽牛?我告訴你,就憑這個,我講的就準。


    深南電也牛起來了,跟高盛對賭,當時油價是100多美元/桶,讓他們怎麽賭?對賭62,如果油價在62美元一桶以上,高盛每個月付給深南電30萬美金,深南電一聽這個好,無風險的利潤不賺白不賺,油價哪有可能跌破62美元?高盛這個傻帽,還真簽了。如果油價跌破62美元呢?當然當時說這是不可能呢?如果跌破62美元,當天深南電得付給高盛80萬美金,每跌1塊再付30萬美金,他也敢簽,因為他是產業資本,他認為油價是歐佩克產油國決定的,其實我告訴你,油價是高盛決定的,因為高盛就是國際金融炒家、金融資本、華爾街金融。你們曉不曉得為什麽我判斷性這麽準確?我就看到這筆交易,我當場賭定油價一定跌到62以下,因為我太理解高盛。


    所以去年9月份,我到了上海寶鋼做演講,這個事件已經出來了,是我判斷油價狂跌,我告訴寶鋼所有的領導,我說從下個月開始你們的業績會下滑,他們說好好好,我說真的哦,會這樣下滑,他們說好好好,他們不太相信知道嗎?心裏也不太高興,所以中午請我吃飯的時候,就帶我到員工食堂吃了兩個包子,結果一個月以後我在北京首都機場碰到其中一位領導,看到我親得不得了,抱住我又親又摸的,還是個男的,他說郎教授,你走了一個月以後,我們的業績不是這樣下滑的,是這樣下滑的,他說你怎麽什麽都知道?我說那當然了,郎教授沒有兩把刷子怎麽敢走江湖?


    為什麽我會知道?就看到這一筆,就看到了深南電的對賭就知道一定會狂跌,高盛是什麽公司你想想,他敢賭62就一定在62以下,就這麽簡單。


    你們可能會好很快好奇的說,郎教授,國企老總都比你聰明,他們怎麽可能簽這種喪權辱國的合約呢?性格的缺陷,這些金融炒家派來的人,都跟我剛好相反,外貌忠誠、看起來很木訥、內心險詐的,跟我剛好相反。派人過來看國企領導,要不要簽合同?現在是70美元一桶石油,下個月90美元簽不簽?剛開始我們國企哪聽他的,去去,你懂什麽?我們幹了一輩子正部級的領導,我就沒有看到油價高過90塊的,去去去!下麵呼啦呼啦到90,這時一個謙虛的孩子又來了,領導,簽不簽?下個月110塊。胡說八道!我幹了一輩子領導就沒有看過油價上過100塊錢你忽悠什麽?去去去!呼啦拉到110了,開始有點抗不住了,人家又來了,領導簽不簽?去收購礦產,去簽訂什麽中信泰富的合約,下個月130。說回去跟老婆商量一下,老婆說簽啊,領導想了一個晚上還是不簽好了,女人講的話靠不住,沒簽。我們是國企,我們是務實不務虛的,不簽不簽,這投機倒把的事兒咱們國企是不幹,下麵呼啦拉到130,國企老總完全崩潰,人又來了,領導,簽不簽?都簽了,為什麽?你知道為什麽是147嗎?因為該簽的都簽了,如果還有不簽的呢?157,還有不簽的呢?167,都簽了呢?狂跌。


    所以利用產業資本思維政府走出去的政策,配合上產業資本企業家這種性格的缺陷,太厲害了,捆綁在一起簽了這麽多合同,國際金融炒家怎麽賺錢呢?


    第一,通過拉皮條賺錢,每拉一單生意賺2%的介紹費。


    第二,賣空。什麽叫賣空?我以股票為例,你們不能賣空,股價漲才能賺錢。我向證券公司借出一張股票,以今天100塊的價格先賣掉,明天價格跌到70塊,我再去買回來還給證券公司,由於我是100塊賣的,70塊買的,所以賺了30塊,賣空什麽目的?賭股價跌。你們買股票什麽目的?賭股價漲。


    所以我們發現這些國際金融炒家除了賺2%的費用之外,還針對中國所收購的這些礦產資源的企業的股票進行賣空,賭什麽?賭股價狂跌。


    第三個戰略:


    看上了俄羅斯,俄羅斯有一個哥們很有名,他叫普京,聽過嗎?他民間聲望非常高,與最近的小沈陽差不多。你曉不曉得為什麽這個哥們這麽有名?我在兩年以前這麽講大家不相信,這個哥們之所以有名因為他是國際金融炒家親手策劃的,這個故事得講到90年代開始。


    90年代俄羅斯,到了1999年一年俄羅斯的GDP下降一半,當年這麽大的俄羅斯,全國的GDP總量和中美洲一個小國家墨西哥是一模一樣,你不能想像俄羅斯有多淒慘。就在這個時刻,國際金融炒家看上俄羅斯是個絕佳的機會,因為俄羅斯的出口大宗是什麽?對,講得好,就是能源,包括石油、天然氣、礦產等等,不像我們中國什麽都出口,什麽礦泉水、杯子、筷子,這個玩意兒我講完課也出口,我們什麽都出口,我們是很奇怪的國家,還出口創匯,俄羅斯隻出口能源。


    所以前麵講的故事,拉高能源價格除了算了中國之外,你們發現沒有一箭雙雕,俄羅斯也算上,為什麽?能源價格一拉抬的結果,俄羅斯的出口立刻獲得暴利對不對?這就是厲害的地方,隻要拉抬一個能源價格,不但算計中國,同時也算計俄羅斯。怎麽算俄羅斯?能源價格一拉抬的結果使得俄羅斯的出口狂漲、狂賺,俄羅斯各大國營企業,尤其是能源型的國營企業賺翻了,俄羅斯的股價也狂漲,從幾百點漲到前所未有的兩千點。


    而俄羅斯政府呢?也給予了6千億的美元外匯,俄羅斯富裕了,所以老百姓也富裕了,這就是為什麽俄羅斯的老百姓這麽愛戴普京同誌,甚至俄羅斯的婦女談吉他、唱歌,要嫁就要嫁普京,現在不嫁了,現在要嫁給小沈陽了。


    可是普京這個人和格林斯潘是一樣的,叫做利令智昏倒(音)、得意忘形,他真的以為這一切是他的水平、他的能力,好可憐的人。我可以告訴各位,普京隻有40歲就取得了國家的最高權力,不是我看不起他,這個人這一生沒有經曆過患難,他根本就不懂什麽叫國際政治,我以前這麽講你不會服氣的,今天他變成過街老鼠就這麽一回事,你根本不配當國家領導人,差多了,你完全被國際金融炒家所操作。你為什麽這麽有名?就是因為能源價格漲了,俄羅斯富裕了,就這麽簡單,你還真的以為是自己的能力啊?結果他也是得意忘形,因為全世界的媒體竟然稱呼他為彼得大帝2,還真的相信了。


    這就是普京性格的缺陷,又被金融炒家所操作,一個性格缺陷的普京總統竟然擬定了一個錯誤的“國家十一五”戰略,是什麽?縮軌之戰。


    軌道一,利用高能源價格做大做強;軌道二,利用國際金融炒家提供的廉價資金做大做強。


    你為什麽用國際金融炒家的錢呢?你自己俄羅斯沒錢嗎?不是沒錢,而是利息太高,各位是否知道2008年俄羅斯的基準利率是多少?13%,所以2008年10月份俄羅斯的汽車貸款利率是16%,中小企業貸款利率超過20%,你們來賓猜一下,國際金融炒家提供的美元貸款資金是多少利息?對,太正確了,就是2%左右。


    你看到沒有,為什麽2%?我一開始不是告訴你了嗎?由於中國因素,所以通貨膨脹低,美聯儲一定才低利率,俄羅斯企業狂借錢,借了多少錢?總共借了5000億美金,讓你向銀行借錢,抵押品,你們猜一下國際金融炒家要什麽做抵押?石油,對不對?那是真正的戰略物質對不對?還有鋼材,隻要是你想到的一定是什麽?一定是錯的。你會想到拿石油和鋼材證明你到現在我講話這刹那你還是產業資本的思維,你又出去控製原材料,都知道告訴你了他是誰?他是金融資本,所以希望你們從今天下午開始,咱們轉化觀念,放棄產業資本思維,進入金融資本,他不要什麽鋼材,那是你要的,他們要2000點的泡沫股票做抵押,當他們提出這個要求之後,俄羅斯的各大國企老總笑翻了,這不是傻帽嘛!難道你不知道俄羅斯的股票是泡沫嗎?通通給你了,泡沫股票他才不要呢!俄羅斯的國企老總狂笑,結果抵押了5000萬美元的泡沫股票給國際金融炒家。我前麵不是講中鋁嗎?叫他俄鋁好了,俄鋁的25%的股票抵押掉了,俄羅斯的聯通抵押了40%的股票。


    我們同時發現,國際金融炒家除了賺利息之外,同時針對俄羅斯的股票市場以及俄羅斯各大國營企業進行賣空,等什麽?等股價狂跌。


    第二個戰略他們賺了2%解說費,同時對於中國所收購的企業進行賣空。


    戰略三:


    他們賺的2%的利息,同時針對俄羅斯的股票市場以及俄羅斯各大國企進行賣空,一切布置妥當,就等這個哥們兒去按下這個按鈕。不能按同誌們,你隻要一按的話全世界崩潰,那就是國際金融海嘯。在這個時刻,我突然想起徐誌摩的一首詩,我不知道各位知不知道,他是中國有名的情聖,他當時情詩寫的特別好,為什麽寫的好?因為他這一生從來沒有追到過任何一個女朋友,如果真的追到了就很忙了,要下館子、看電影,沒時間寫。所以會寫情詩的人通常都是感情失意的人才寫,他說“輕輕的我走了”,我是誰?國際金融炒家,“正如我2001年輕輕的來,我輕輕的招手,作別了西天的雲彩,隻要你敢按下合按鈕,我就同時作別了繁榮的世界經濟”。


    請各位來賓猜一下,這是按下的合按鈕?20分鍾後來解答,隻要是你想到的答案一定是什麽?一定是錯的,謝謝各位!


    國梁:掌聲再一次感謝郎鹹平教授的精彩演講!


    我們剛接到郎教授本人通知,由於他今天晚上要出席一個重要的事務,所以我們下午上課時間會調到1點。我代表郎老師和連邦教育集團感謝各位的支持和配合,為了方便大家中午就餐,我們特別邀請麥當勞……


友情鏈接